查看: 193|回复: 0

荠菜情缘

[复制链接]

84

主题

84

帖子

46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66
发表于 2019-2-12 20:29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  小时候读过张洁的《挖荠菜》,竟久久的不肯忘却,那时候,心里就有个朦朦胧胧的念头,那个让作家深牵在心的荠菜,究竟是什么样子的,自己很想去寻一寻,吃一吃,体会一下作家的那种感觉。这一种心念一直到成年时,我才如愿以偿。

  未成家前,和同事们一同住在集体宿舍。下班后闲着没事,我们几个姑娘凑到一起,就往田野中去散步,当春天来到的时候,地里松软的泥土开始湿润起来,一片片朦朦胧胧的绿意也钻了出来。早开的二月兰已是星星点灯似的点缀了沟壑、田间、火车道旁。迎着吹面软软的风儿,我们的心儿也开始在这空旷宁静之中,找到了灵魂的自由和情绪的欢乐。一边随心所欲的哼着不成句的歌,一边顺着绿意的延伸向前不断的走,边走边仔细的找寻春天赐予我们的礼物在哪里?

  一个早钻出地面的蒲公英,嫩嫩的小芽儿还泛着些黄意儿,小心的挖出来,拿在手里,新鲜的似乎一使劲,在手中就会化掉。一撮长着肥嫩叶子的苦菜,顶破了泥土让自己显露在阳光下,我们就象发现稀罕的宝贝似的,把它轻轻的从土中挖出,放到随身带着的塑料袋里。忽然,就在我蹲身去翻掉泥块找寻下面有盈盈绿意儿的惊喜时,我看到了一片紧趴在地皮上的褐紫色的东西,它几片叶子显得有些干涩,少许的绿儿不留心根本看不出来。这是什么?我指着它问询身旁的同事,“荠菜”,同事看了一眼,回答我。“啊?这就是荠菜?是张洁笔下的荠菜吗?”我有些激动起来,一直让我深藏于心十几年都不肯忘掉的荠菜就是它吗?“没错,这就是荠菜。在白地(指的是没有种农作物的空地)上的荠菜通常就是这样,看起来很干涩,如果浇过一遍水,它们会很快的长起来,鲜绿鲜绿的。这种菜,开白花,一到花开的时节,就老了,吃不动了。”同事很有经验的说着。“那,咱们采点吧!我很曲阜光疗想尝一尝它的味道,这可是我魂牵梦绕都想吃的哟!”我大声的招呼同事,一起寻找荠菜。仔细的寻找才发现,原来这种菜遍地都是,只是因为颜色不起眼,所以很容易被忽视。

  我们用手很小心、很费力的挖着。这种菜贴地皮很紧,它的露出地面的茎短得几乎没有,我们只有把它的叶子用手拢起来,然后,小心翼翼的用劲将它往外拨起,如果碰上土太干的地方,这样做是徒劳的,得需借助尖锐的石块什么的,才好把它从茎部切断,可惜我们当时没带任何的工具,如果有个铲草的小锄或者是抹腻子的小刀什么的就好了。这使得我们挖得很辛苦。好大一会儿功夫,才挖了一小袋儿。两手都被绿色染成了黄不溜湫的样子,指甲里全是泥,我们张着两手互相比了比,看来是不相上下,全都这样子!我们开怀大笑起来。

  回到宿舍以后,用剪刀把干叶剪掉,择净。拿到水池边清洗。菜儿一遇到水,这下儿来了精神,抖抖擞擞的支楞起来,显出了鲜亮的颜色。我们决定用它做锅贴儿,这样方便又好吃。开了水,把它们放在滚沸的水里焯了焯,这下子,绿绿的模样才完全的显现出来。然后,放到凉水里冲了冲,攥成了团,握在手里的感觉很柔和,一点也不象刺菜,扎扎哄哄的。然后,放在案子上,拿起刀来抹刀把它切碎。盛在盆里待用。又切了葱丝,姜丝,放到里面。然后倒上了油,听同事说大油最好,野菜吃油,可惜我们没有,只好多放了些进去。再放点盐,调味粉什么的。这些由一个有经验的姐妹去做,她把馅拌好,还用鼻子闻了闻味道的咸淡。呵呵,这一招直到现在,我还不太会。同舍的姐妹已和好了面,铺好了面板,几个人一阵儿忙乎。不一会儿,胖乎乎的小包饺就一个一个整整齐齐的被码放在饼铛里。倒上一些水,半没饺子即可,把火调到小火状态,就等着七八分钟后出锅了。

  不一会,香气就出来了,弥漫了我们的屋子,我使劲的吸了吸鼻子,嗯,真香!这是一股野菜的香气,我忍不住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终于出锅了!我们一个个伸着脖子,看着那金黄油亮的小包饺,忍不住从心里泛着喜爱,肚里的馋虫更是痒痒的,恨不得一下吞进去一个。

  捏到手里一个,呵,好烫!两手不停的倒换着,忍不住拿到嘴边咬了一口,等待半天的牙齿迫不急待的咀嚼起来,“嗯,好吃!”荠菜的清香溢了满口,我们几个,全没了往日淑女的风范,一阵风卷残云,把这些爱人儿的包饺全都送进了肚里。尝到了第一次吃荠菜的喜悦,我们就有了第二次、第三次。当然,吃的花样又有些变化,有时凉拌,有时锅贴,有时做成小馅饼,不管怎么吃,总是百吃不厌。这也是后来我成家之后,仍然带着老公一起去挖荠菜的原因。

  现在,每到春天来临的时候,我们会择个周末的好天儿,一家三口去野外走一走,看看泛绿的田野,盛开的野花,然后,找寻一块有荠菜的地方,蹲下身来,认认真真的去挖着,直到把身边的口袋装满。这个时候的女儿最快乐,她也会一丝不苟的用小手一棵一棵的揪着,在大自然的怀抱里,在有着质朴泥土气息的田野里,她认识了什么是荠菜,能够把它和长相相南宁曲阜专科医院似的蒿草区分开来。呵呵,这点比她的父亲还要强哟,尽管每年都带着老公一起挖,但他还是总把蒿草当成荠菜挖下来。挖荠菜也成了女儿小小人儿爱做的一件事,可是,拿到家里做成了饭,端上桌之后,女儿却是一口也不爱吃。我们觉得嚼在嘴里香香的东西,她却说不好吃。这不知曲阜早期治愈方法是两代人之间有着不同的口味的关系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。也许是时代在变化, 我的这个嗜好已经过时了?呵呵,不管怎样,我是改不了了,荠菜还是要吃的!每年还是要去挖的!

  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