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35|回复: 0

情狮

[复制链接]

126

主题

126

帖子

484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84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情狮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黄昏,草原上的黄昏,短暂而荒凉,这个夏季像伴随她的雨水一样匆匆流过,将这片草原冲刷了一遍又一遍,却没有流下一丝痕迹。
    她,是一只雌狮,静静地卧在一块稀疏的草地上,她喜欢肚皮紧贴微草的感觉,柔软而温暖。轻摇着纤长的尾巴,时不时闻闻近前的衰草。记得她还是幼狮的时候,就静静的独卧,离群索居,缺少孩情与骄纵,却始终燃烧着心中的火焰。她时常记起小时候的许多事情,那些欢笑、憧憬与梦境,遥远而迷离。这也是她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――总算可以想她自己的事了。
    不知何时,她的身边多了他,他不由得看了他一眼,似曾相识吧。她仰头看了看即将暗下的天空,正有乌雀归巢。她不禁又看了他一眼,落日的余晖正好将他长长的睫毛投在了挺拔而秀气的鼻梁上。他一眨眼,投影便跟着一起滑动,面部的须发长长的垂到了颈部。远处的几片晚霞连着草原飘飘而去。他有着坚毅的下巴,冷俏的脸庞而不失柔润。她又用余光扫了一下他的身躯,并不伟岸,但秀骨清象,肌理清晰骨胳健壮,周身散发着无可替代的雄性魅力。
    他用舌尖轻舔了一下她的颈部,那是她最敏感的部位,那里的金灿灿的毛发也最柔顺。她不禁轻叫了一声,随即缓缓站了起来。定睛地望着他,她知道自己比他成熟得多。
    她轻悠地向前走着,亦真亦幻地想着心事。他在后面不声不响地跟着,领略着她的风情。她的周身被金黄色的毛发紧裹着,即使在夕阳西下的时辰,仍然勾勒出她的体态万方。她的身材修长而不失温婉,曲透玲珑,盈盈一握。她的毛发微卷,光亮仿佛周身镀了层金,即使在黑夜也能被一眼认出来。面庞小巧娇俏,四肢纤长。他心里说,这就是缘定三生吧。
    他慢慢地走上前来,他们并肩行走在初黑的夜晚。他似乎在说着他童年的遭遇,他一直在流浪,无家可归,他已经很久没有吐露过心事了。她的心里便泛起了丝丝怜惜,但是治曲阜的医院嘴里却说,我要睡了。她看到他眼底的依恋与柔情,但倔强的她还是拒绝了。
    第二天他们又碰到了,这次是他们一起捕食。她象往常一样闲卧在草地上,眼睛注视着一只秃鹫而借助猎取食物。秃鹰出击了,是一只小羚羊,却没有成功。她随即也出击了,向着小羚羊奔去。可嘶扯了半天,小羚羊却始终不肯俯就,她也险些被羚羊角戳破。是否该放弃了,这时他却奔了过来,疯一样的与她并肩作战。但是她知道,对付这样的小羚羊,他完全不必要全力以赴的,他却担心她刚才的安危而全部倾注了心中的怒火于这只羚羊身上。他们成功了。她却感觉很失败。自己连一只小羚羊都驯服不了。他的到来在她冰冷的心上凭添了温暖,可倔强的她却冷冷地说,离我远些吧,我不适合你。为什么?他有些声嘶力竭。我不只大你一两岁。他默语。
    接下来的几天,他几乎每天守在她身旁,陪她看落日,陪她看同伴们的嬉戏。她最爱看他和小狮子们嬉打成一片,那久违的笑意荡漾在她的脸上,使她原本稚嫩的脸庞更染上了青春的活力。她最爱看他调皮地在白癫疯有效方法她面前取宠。他可以先嗅一嗅枯草,猛然间用牙齿咬着草茎连根拔起,然后弄得满嘴都是土,她就会咯咯地笑个不停。
    他已经悄悄地走进了她的生命,可她还是本能地拒绝着他。她回想起了一年前的爱情,痛苦便淹没了所有的欢笑。她也忆起了父母的爱,那是狮群里面罕见的感情。她同时也在宽慰自己,既然别的母狮都是孤独的自己走,我怎么会忍受不住呢?可偏偏她也被他吸引了。他的青春的气息,诙谐的话语,炽烈的爱意都使她欲罢不能。她总有种冲动,要将她所有的雌性的美尽展他面前。越是这样想,就越是如堕深渊。她对他的怜爱超越了她所顾及的一切,乃至他们的年龄,彼此的追逐者。此时相望,无需更多的言语,冷寂的心只想天天和他在一起,但却经常相离。因为他们从属于不同的狮族,有时在彼此寻找着,尔后相遇。
    草原的秋季无边亦无时,他们又相遇了。那是在她儿时的净土。她为之一震,看到了他眼底的火焰般地跳动。他决定不放过她了,再也不让她遛走了。
    他们一起看日出时,她倾听他的心跳,感受他的呼吸。她喜欢斜靠在他丰腴的肌肉上。有时他的轻狂年少让她有些流离失索,但也让她忆起了远去的初恋。那甜蜜又夹杂着苦涩的岁月。她知道很爱他,因为她今后不愿再爱别人了,也不可能再爱别人了,可是却不想让他知道她的爱。所以她总是拒绝他,尽管在最和谐的时刻,她心底的矛盾使她无法正视自己。
    直到有一天他病了,病得很严重。不知是何时感染的肺结核,这在狮群里面是绝症。她痛恨自己的无能,而使他一个人忍受病痛的煎熬。她日夜守护在他身边。他一开始浑身灼热,她就舔拭他的周身,为他梳理每一根毛发。他病得没有力气走动了。她在午后为她逮一些小动物,有时带一些捡到的残羹剩饭,而她却视为珍宝,带到他身边,一口口地喂他。他也很听话,事事顺她,希望尽快好起来与她并肩行走在荒原上。一想到她将一个人如初地在荒原行走,他就很心痛。而她却不敢想以后,只想尽心照顾他,怜爱他。他是那么的孱弱,象个孩子。
    宿命却是无法改变的,一切生物可以接受命运无情的安排,但无法容忍自己为自己带来的噩运。他被病魔夺去了生命,象秋叶般静美地躺在她为他营造的草垫上。她感到心底无比中科曲阜微信账号的痛,以前是那么欢跃的他,恍若隔世。
    他们曾经错身时彼此相望,她知道那时他恨她,尔后他们天天在一起耳鬓厮摩。她给他讲流星,草原上的爱情,来锻造他坚毅的灵魂,不愿再让别人占有他。
    而今日逐流沙,一切又归于沉寂了。她挖了一个深深的坑,用细腻的手挖了三天三夜。她把他埋在了儿时的那片净土,同时也埋葬了自己所有的记忆。
    从此,广袤的草原上行走着一只寂寞的雌狮,没有过去,亦无未来。不久,便随着风沙销声匿迹了。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